翅膀子

1.韓影-與神同行中-解江♥+8278的RPS
2.BBC Merlin-AMBCforever!!
3.X-Man-ECE-鯊美美鯊拉郎皆可。
4.河正宇/朱智勛/姜棟元
ColinMorgan/BradleyJames/
BenWhishaw/JamesMcAvoy/Fassy
5.韓影-信徒-樂園CP,Fanfic內容堪稱生涯寫文尺度的一大突破XD

雜誌訪談,智勛衣服上的紋路非常有3D的效果,害我眼睛有點花XD

感覺又獲得了什麼重要訊息,雖然當初知道是去夏威夷就覺得嗯嗯情理之中w

然而一段一段丟機翻看到這裡還是停下來了。

這是再稍微潤飾過的……但還是怕有錯誤。如果韓文好的捧油請幫忙勘誤!

P.s.去夏威夷拍雜誌是不是八九月的事?還有機場時尚照之類的對吧XD

原文:

▲ 올 여름에 하와이에 화보 촬영을 위해 갔다가 휴가를 온 정우 형과 잠시 함께 지냈다. 김용화 감독님 가족도 여행을 오셨는데 하와이에 큰 태풍이 불어 집에만 있었다. 나갈 데도 없어서 더 똘똘 뭉쳤다. 정우 형과는 시간이 나면 거의 매일 만난다. '암수살인' 촬영에 들어가기 전 미리 이야기를 했다. 정우 형이 '윤석이 형 좋은 사람이다. 가필드 형은 귀여운 분이다"라며 성대 모사까지 해주더라. 정우 형 이야기 덕분에 작품에서 처음 만나기도 하고 또 저보다 연배가 높은 김윤석 선배님에 대한 긴장을 풀 수 있었다.

翻譯:

今年夏天為了拍攝畫報而去了夏威夷,在正宇哥的度假別墅(?)度過了一段時間。金榮華導演和家人也一同來旅行。因為夏威夷大颱風的緣故我們只待在家裡,沒地方去所以讓我變得更呆了(?)。

和正宇哥有時間的話幾乎每天都會見面。在進入《暗數殺人》劇組拍攝之前,正宇哥說“允石哥是好人”、“像加菲貓一樣可愛的人”,甚至還做了聲帶模仿。

多虧了正宇哥的故事,讓我之後在拍攝中第一次面對金允石前輩時緊張感降低不少。

另:

讓我好奇的部分,《暗數殺人》韓文丟翻譯機出來是《雌雄殺人》,日文版片名的翻譯也是《雌肉與雄肉》,是有什麼諧音嗎……

要出劇本書(的樣子)!!!
唉唉唉,瞬間想要在腦袋內建翻譯機啊啊啊啊!

拉回家關起來,蹭他鼻頭,眉心,再這樣那樣,讓他爽到哭出來啊。(咦咦咦

我還不狂轉一波!

小布-J.us:

!!RPS注意!!

我有努力要表現河叔的腰間肉啊!!(欸

樂乎不樂

夜晚的樂乎讓人不樂。

發圖發文發不上,
回個文也要重新刷,
想即時分享的圖趣像螞蟻被輾斃,
消磨了我大規模的腐心。

今天因應雨天來放個落魄感的江林,有小伙伴說可以做成杯緣子……嗯嗯嗯!真的不錯!想要!!

第二張是適合做成公仔的解怨脈!髮型畫得好細緻。整體超可愛的❤️

(圖源推特)

單親爸爸們的相遇與兒子們的戰爭很可愛啊(劇名想好了XDDD)!不過他們要怎麼樣才能相遇啦XDD

感覺家神社長會有阿修羅裡雨盛的形象XDDD

結果剛剛和小夥伴聊天,讓家神設定改成地藏設定,於是有了這樣的段子:

故事是這樣的——

《孩子們的戰爭之爸爸去哪裡》地獄即景

近來,地獄綜合學園發生了大事。

身為地藏王養子解怨脈(雖然大家都覺得他像地藏的小跟班)以及身為閻羅王跟班的江林(雖然大家都覺得他是閻羅王的養子),在火湯地獄前大打出手,弄翻了烹煮罪人的鍋子。

「臭江林,你竟然偷騎我老爹的諦聽!」

「是牠自己靠近我的!笨蛋解怨脈!」

原因是地藏那條一耳向上、一耳向下,額頭中間長角,模樣古怪可愛的靈犬,不知怎地溜進校園被江林摸角後,便繞著男孩打轉不肯離去,還拱他上自己的背。

就在好奇心驅使著江林一腳跨上龍身獅尾的諦聽時,剛下課的解怨脈見狀,立刻朝他飛奔過來,拔劍相向。

「不管啦!打架!敢不敢?」

「……誰怕誰。」

「烏龜怕鐵鎚,江林怕青蛙,哈哈!」

「你閉嘴——」

於是,火湯地獄遭殃,雙方家長就來學校處理了。

「嗨,閻王大人。近來可好?」

「噢,嗨,地藏。托福托福。」

「呵呵。」

「呵哼。」

……再也沒有比統御陰間十殿的地藏,和掌管陰間審判的閻王,彼此間眉來眼去、笑裡藏刀、棉裡藏針、花火驟生,然後瞬間一起消失的那十秒還要可怕的事了。

哎咕,爸爸去哪兒啦?

(完)

[與神RPS][82x78]【逆風混聲合唱給】ㄎ、控制欲 6/36+1


(圖非我有,權侵刪)

rps!!!

rps!!!

rps!!! 

慎入!!!

故事95%屬虛構,如有雷同,皆為萌點!

【逆風混聲合唱給】ㄎ、控制欲

  在等戲空檔繞著片場四周散步的年長男子,以令人受寵若驚的親切態度,招呼著即時前來應援的咖啡車廠商。

  是的,對河正宇來說,手中這大杯加糖的拿鐵無疑是即時救星。

  因為他就要控制不了自己思考朱智勛的頻率。

  河正宇對於自己實際上擁有強烈控制欲這件事,從不諱言公告周知。縱使在面對運勢起伏不定的時刻,他看起來仍是一副處變不驚、游刃有餘的樣子,但天知道他不過是演技好到足以掩蓋內心稠密的焦慮罷了。

  唯一隨心所欲的,恐怕只有沒拍戲時的體重管理而已。

  凡是對待真心在意、真正想要的物事,河正宇無一不仔細規劃目標,擬定策略,鉅細靡遺地紀錄執行過程,檢討成果,企圖讓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從高中以來就是這樣。

  比如演戲時每一次練習台詞的筆記。

  比如,朱智勛。

  有鑑於上一次戀情因為聚少離多而轉淡分開,年長男子這回特地規劃了比以往都要多的相處時間;但是每個月都要出國旅遊幾天、每週都要見面幾次、每天都要通電話這樣彷彿熱戀期全年無休的狀態,就連河正宇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

  ——即使一切規則都是他訂的。

  而此刻正在大邱進行舞台問候的高大青年,現已攀上三十世代男明星中數一數二忠武路大勢的朱智勛,連一次都沒真正忤逆過他的安排。

  甚且對「聽河正宇的話」這件事甘之如飴。

  好像這個小子就是特別為了讓他遇見、為了讓他喜愛而生似的。

  「真的一點都不能提到哥的名字嗎?」

  「嗯,不適合。不過如果得獎的話,倒是可以提南佶,他是紅毯主持人吧。你之前在訪談不是說過一次嗎?因為他把阿修羅角色讓給你那個。得獎感言也這樣講的話應該很有效果。」

  「……好吧。但我還是最感謝哥,哥千萬不能忘記這點啊。如果真的得獎,要好好獎勵我才行。」

  「你這小子……」

  就算有所疑問,語帶委屈不服,但前幾天頒獎的時候,朱智勛依舊聽從他的建議,在拿到男配角獎時說出了得體感言,獲得了讚賞的笑聲。這番言論將高大青年被議論靠他與導演裙帶關係得到資源的可能性降至最低,突顯了青年本身的演技,又給南佶添增了讓賢後輩的好印象。

  ……但是這個年輕人,竟然順從他、信賴他到了這樣的地步。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到底是哪一點,讓這個小子覺得自己值得他如此全全交付?

  就算對自己再怎麼有自信,河正宇也沒真正想過有人會這麼……面面俱到,只為了想被他喜愛。

  從不被注目到大受歡迎,到如今變成令人信賴的品牌,這種程度的仰慕河正宇並不陌生,當然也十分珍惜。

  然而被一個後輩以這樣的程度熱烈又深沉地渴念著,渴念到甘願受他控制,這還是河正宇從出生到現在四十年來的第一次。

  ……實在是有點超出他能控制的範圍了。

  但面對朱智勛,他沒辦法使用演技蒙混過去。

  於是昨晚,他向高大青年提出為了能讓彼此關係更健康長久地持續下去,雙方必須稍微冷靜一下、必須稀釋過度頻密往來的要求。

  「所以剛剛答應讓我以後都不用戴.套,原來不是獎勵,只是條件交換嗎?」

  「……怎麼扯到這個。不是這樣,我不是……」

  「我明白了。既然這樣,會照正宇哥的話去做的。」

  儘管看得出來青年已經在發怒的邊緣,細長的雙眼瞳孔黝深,依稀燃起冷焰,但還是再一次順從了他。

  然而河正宇卻覺得自己失算了。

  有控制欲的是自己、提出一切規則要對方照做的是自己,卻因為完全沒有一通電話、一則簡訊捎來而打算破壞所有規定。

  「……」

  幾番寒暄後,Closet片場外又剩他一人漫步。溫熱的牛奶、咖啡因和充足的糖分交互作用,河正宇終於撥通了握在掌心好一陣子的手機。

  「……」

  「……」

  「……很想哥。」

  幾秒停頓後,手機那端傳來低低的呢喃。應該是剛上保姆車就立刻接起了手機,背景聲裡還有拉起車門把手時,斷然阻絕的粉絲尖叫聲。

  「嗯,智勛。」他嘆氣。

  覺得自己才是被控制的那個。主.權還是自己放棄的。

  真是慘了。

  T.B.C

  --

  時間點:

  10/5 釜山國際電影節頒獎
  10/7 closet上咖啡應援車提到正宇
  10/7 暗數殺人大邱舞台問候

  有看到某個重點了嗎?正宇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覺XD

https://1111665.wixsite.com/wghab

不懂韓文,但這應該是韓國太太們集結起來共同製作的一個酷炫的解江主題式同人網站,點進去分春夏秋冬,四季皆有文有圖。(第二張是其中之一,個人覺得很美啊!)

另外還有宣傳的預告短片,非常盛大用心。值得一看!